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人科科技 >16世纪华人因经济移居东南亚,他们是如何与来自欧洲的殖民母国

16世纪华人因经济移居东南亚,他们是如何与来自欧洲的殖民母国

许多中国人是因为经济原因而移居东南亚,然而,只有在当地统治者能够从他们身上获得利益时,他们才能在当地繁荣发展。在某些情况下,华人会被积极招募到当地定居,那些得到殖民当局庇护的华商小心翼翼地与其合作,避免任何可能的竞争,因此颇受欢迎。在那些华商的故里,无论商人多幺富有,也难以在仕途上有所作为,商人只能居于君主和士大夫之下。

当华商身居海外时,他们往往也不会与当地统治者争夺政治权力,相反地,如同在祖籍地中国一样,他们向当地统治者俯首称臣,以换取信任,更希望能够得到优惠,如得到行使包税权的特别权益。华商在东南亚为统治者 效劳的领域主要是贸易和包税(代表殖民政权向当地商业和 服务业收取税款)。东南亚华人移民社会中那些早期的领袖人物们,正是透过商贸和包税奠定了他们的经济基础。海外华人在自身发财致富的同时,也被要求为给予其特权的主人牟利,华人通常能够获得保护,甚至获得社会地位的提升作为回报。这是一种双方互惠互利的模式。

在殖民地,当时的华人移民所服务的,实际上是一个正极力以其不充分的技能、不完备的人手控制其殖民地的虚弱政权。儘管那些欧洲行政官员和欧洲商人的背后都有着强大的武力支撑,但他们其实并不太清楚应当如何从当地民众身 上牟利,又如何从对华贸易中获利。他们该如何徵税以使其殖民体系获利?他们该如何与那些使用陌生语言和习俗的土着民族打交道?还有,面对待遇存在歧视、市场难以捉摸、 语言难以交流的情况,他们该如何跟中国做生意?正是基于这种种原因,在早期的殖民体制中,侨居当地的华人就成为殖民当局不可替代的臂膀。

儘管海外华商本身并非殖民帝国的缔造者,但他们很快就成为在他人建造帝国进程中不可或缺的助手。儘管在政治上,殖民体制并不属于华人,但是华 人渐渐将重要的经济命脉控制在自己手中,并参与管理。身为华人,他们是二等公民,屈居于殖民者之下,但与此同 时,他们又位居由当地土着民族构成的三等公民之上。在长 达将近三个世纪的历史进程中,这一特殊的殖民等级制度的 确给予华人以特殊的成功机遇,然而,它也在当地本土民众 心中留下了深深的怨恨,以至于在日后引爆了可怕的结果。

麻六甲

当葡萄牙殖民者于1511年占领了麻六甲伊斯兰王国时,他们认为能够以此控制整个东南亚的香料贸易,还可望进一步控制与中国的贸易。作为沟通南中国海与印度洋的要道,麻六甲海峡无疑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而曾经控制麻六甲海峡长达近一个世纪的麻六甲王国,历史上曾是一个繁荣兴盛的马来商业王国。15世纪50年代,当郑和下西洋途经麻六甲时,虽然还不清楚那里是否已形成中国人的聚居地, 但已经在那儿发现了中国的船只。在麻六甲被葡萄牙人占领之后,当地华商谋求其支持,并继续在麻六甲港充当中间商。

到了16世纪后期,当地华人数量已经多到葡萄牙人认为有必要任命一位华人「甲必丹」(kapitan)来同他们打交道。甲必丹是在当地华人社会中举足轻重的富商,1641年,当荷兰人从葡萄牙人手中夺取麻六甲之后,相关记录显示华人甲必丹制依然继续存在,这说明当地华人社会一直延续着。甲必丹制是东南亚当地一个历时久远的制度,该制度任命外国商人中的要人担任官职,并由他负责管理自己的同胞。这是在单一政治体制下管理多元种族社会的一种方式, 即透过合作而不是同化的方式来管理少数族群。

16世纪华人因经济移居东南亚,他们是如何与来自欧洲的殖民母国
麻六甲的红屋,东方最古老的荷兰建筑

在麻六甲, 华人「官员」无一例外都是福建人,因为该殖民地绝大多数华人都属闽南方言群;而且,该地区贸易、金融等最为有利可图的行业也都掌握在福建人手中。那些福建商人大多娶当地女子为妻,被纳为妻妾的女子中有的是当地的马来人,也有来自东印度的女僕。到了18 世纪,这些由不同种族结合而成的家庭所养育的下一代已经在当地成长,并且孕育出一 种混合的文化。在现今麻六甲的荷兰街,仍然可以看到当年那些富有的「峇峇」(Baba)商人(混血华人)建造的中西合璧的奢华大屋。

16世纪华人因经济移居东南亚,他们是如何与来自欧洲的殖民母国
麻六甲娘惹的房子

马尼拉

在菲律宾,马尼拉被中国人叫做「吕宋」,很早以前即已成为吸引中国商人的重要港口。1571年,西班牙人占领 了马尼拉港,他们被马尼拉与中国之间繁荣兴盛的贸易所吸引,并最终将那一地区完全基督教化了。西班牙人刚到马尼拉时,发现有大约150个在此地经商的福建人,他们构成了当地华商的主体,并为西班牙人充当中间商。中国商人从中国一船一船地将丝绸、瓷器运往马尼拉,西班牙人则用墨西哥银元买下他们的货物,再用大帆船将这些东方宝物运往墨西哥,然后再带着更多银元过来进行下一轮交易。与此同 时,中国商人则将银元一船一船地运回福建,成为当地经贸交易中的重要通货。儘管未能以马尼拉为据点进而使中国基督教化,令西班牙人感到大失所望,但事实仍然证明菲律宾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传教基地(除了西班牙人以外,不少中国人也参与传教事务)。

马尼拉的殖民者与其华人伙伴之间很快就显示出一种共生关係:华人移民(无论是短暂侨居或长久定居)成为殖民经济的支柱;可是,华人同时又屡遭怀疑,被认为不可信赖,被怀疑可能充当了那个野心勃勃的中华帝国的代理人,这一切导致菲律宾华人后来惨遭浩劫。如此友好合作与残酷迫害交互进行的社会现实,使得中国人前往东南亚之欧洲殖民地的移民历程危机四伏。儘管如此,依旧有成千上万人冒 险前行,因为他们相信迁移能够给家人带来可观的回报。

西班牙在菲律宾实施的政策是从地理上和法律上都将不同文化的族群分隔开来。西班牙当局对西班牙人、当地人(菲律宾土着)和华人分别进行管理,这反映了殖民地经济 被按照族群进行划分的事实:西班牙人经营与墨西哥的大帆船贸易、本地人集中从事基础农业、华人则主要经营与中国的帆船贸易。此外,华人同时还为军事设防的城市提供食品和服务,并且从事城市与农村之间的贸易。

由于西班牙当局给予皈依天主教的华人以若干优待,促使好些华人率先随西班牙人皈依了天主教。在西班牙殖民早期,大多数华人并不接受天主教,不信教华人与信教华人之比例可能是10: 1。不信教的华人被规定只能居住在八连(Parian),那是 一个位于设防城市高墙之外的孤立社区。反之,那些皈依了天主教的华人,或至少在形式上皈依了天主教的华人,则在法律上被允许与同样信教的当地女性结婚,另一项至少同样 对于华人具有吸引力的优惠待遇是信教者可以自由流动。

西班牙当局不允许华人异教徒自由离开居住地八连,理由是不能让异教华人与其他当地人混杂,不能让华人传播他们的异端邪说,但皈依了天主教的华人则可以自由出入,作为中间商活跃于内陆民众与城市之间,华人的聚居地随后渐渐拓展到吕宋岛各地。华人与当地人结合而养育的混血儿,在西班牙语中称为「麦士蒂索」(Mestizos),他们也可以自由流动,并渐渐在商贸领域占据了重要地位,后来有些人又拥有 土地而成为地主。殖民者通过天主教向麦士蒂索们灌输西班牙文化,使得麦士蒂索们从语言到习俗都与来自中国的华人群体渐行渐远,并最终在相当程度上被西班牙化了。

延伸阅读:

你对大马「峇峇娘惹」知多少? 一切从郑和下西洋开始说起想在富比士榜上一眼认出华裔富豪,先看你能否察觉他们的「隐藏汉姓」「我就是马来西亚的土生华人,故事由我开始」

书籍介绍

《华人在他乡:中华近现代海外移民史》,台湾商务印书馆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美国着名汉学家孔复礼最后绝唱!继《叫魂》之后的最新一部、也是其最后一部中国史学鉅作,厤经十年,潜心研究五百年华人移民史。跨越历史时间与地理空间,熟练运用社会心理剖析法,以大视野、大叙事、大历史的独特视角,重新审视海外华人移民史之重要地位!

华人的移民最早是从什幺时候开始?郑和七次下西洋如何影响当时中国向外发展的渴求?海外移民的华人,如何与本地人互为「异族」(others)的情况下,找到其平衡及生存之道?「侨居」(sojourning),如何让华人海外移民出现了一种与众不同的特质──让「移民」的本质成为与故里的「联繫」(connection),而非「离散」(separation)?

16世纪华人因经济移居东南亚,他们是如何与来自欧洲的殖民母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