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电脑 >屯门→挪威

屯门→挪威

29岁港女Yanki,毕业后,当上5年平面设计师的她,每日朝九晚三,工作压力愈来愈大,让她意志消磨又失去健康,穷忙却不知为了甚幺,思前想后,她不信人生只能走一条可预视的路,也不愿为自己轻易设限,储够旅费后便辞职出走浪游。

屯门→挪威 驾行长征2万公里

Yanki正因此出走。

去年3月她由屯门家出发,一路向北,经内地往东南亚、云南、西藏与中亚,继而直踩欧洲,预计花1年时间,游历23个国家,预计于挪威看北极光作结,同时筹款助太平洋岛国贫童。

然而,接近2万公里的路又怎会轻鬆顺畅?

屯门→挪威
Yanki计划全程踩单车,踩到土耳其进入欧洲后随意浪游,最终北上挪威看极光。
屯门→挪威
于屯门出发当日,车身特别挂上港英旗,去到内地就费事烦,笑言已「自我审查」收番走。
屯门→挪威
对自己年龄无乜认知的Yanki,在3年前27岁生日时许下出走宏愿。
驾车以下、走路以上 竹单车筹款之行

「我可以好肯定答你,短途和长途根本是两回事。短途单纯是旅行,长途已经由旅行演变成生活。」

去年Yanki决心出走,决定以单车出发,全因她开初在网上搜寻「流浪」二字,发觉以单车长途旅行,速度非常合适流浪,「驾车容易走马看花,单车却比徒步能到达更多地方,随行随停都可以,碳排放亦较少。」不少过来人都建议,可先踩短途增加经验,心知自己不怕辛苦,却怕踩完短就不想踩长,决定「去咗先讲」,就此敲定日踩80-100公里的环球单车行!

屯门→挪威筹20万 助岛国贫童

未成行,Yanki率先想到以单车之名做善事。与其捐钱给慈善团体代劳,她自行联络国际组织Bicycles for Humanity了解,结果选定为太平洋学童筹钱,买400架二手单车让小朋友代步。「这贫穷岛国深受全球暖化影响,面临沉没危机,岛上只有一条长48公里的马路,孩子没钱坐车,要走1至2小时上学,转赠二手单车有望改善生活。」出发前她已筹得廿万善款,事后亲自跟进运送细节,不假手于人,出钱又出力!

屯门→挪威
Bicycles for Humanity以捐助非洲及贫苦地区学童单车作筹款目的,希望他们不受无交通所限,接触更多外面的世界。(

 

 

乱入东南亚 浪游寄宿奇遇!

单车旅行这种游牧式的旅行⋯⋯比较像是拍散拖,或One Night Stand。每天遇到不同的人,接受不同的Host招待,相处不到24小时就道别。虽然难过,但也爽过!

踩车去到东南亚乡郊,九成语言不通,全靠身体语言去交流,指来指去尝试了解,正是乐趣所在。不少人会主动提供住宿,遇上搭调的人,她会更懂得珍惜相处的时间,不会只顾赶行程。想入住当地人的家,除了用大路的Couchsurfing当梳化客外,她还大力推介专门招待长途车友留宿的网站Warm Shower,因屋主通常也爱倾单车经,不会当你是普通游客,贴心预留床位车位,还会识窿路介绍单车店方便修车。

屯门→挪威
在Warm Shower群组里Yanki得到不少沿路上的帮忙和回忆。
吃下老鼠肉@老挝

某夜在寮国的山中,踩到累,试着叩门求宿。主人家不单準备蚊帐地铺,还请她吃晚餐。有汤有饭有菜,却全是冻的,无肉,当地人穷得老鼠肉也吃,她曾在街上点串烧时,误以为鼠肉作鸡肉,咬下却如橡胶般弹牙,假肉一样,才知中伏。山中村落电力供应也缺,常常昏暗无比,因此睡觉时她肚屙了两次,要摸黑去简陋厕所,顿成最难忘的回忆。

屯门→挪威
寮国山中求宿,主人家不单準备蚊帐地铺,还请她吃丰富晚餐!
齐做美白花面猫@缅甸

在缅甸,屋外吊着包即沖咖啡,通常代表着茶室。某个中午,她走进去向阿姨做扒饭动作,却被误会了她想洗面,带她到厕所。于是Yanki走回厨房,扮鸡叫,卒之弄懂是想吃饭。饭后阿姨带她回家,即场研磨「香树粉」一齐涂上。「这种传统的天然防晒霜,坚有用,不油腻又美白,更有一阵清凉感!」吃饱饭,见她脚伤了,又拿药膏来,短短3小时就在阿姨的窝心分享中度过。

屯门→挪威
阿姨研磨「香树粉」一齐涂上,令Yanki十分难忘。
饮醉睡一睡@越南

Yanki不好酒也怕酒后太晕踩不下去。来到东南亚,喝酒几乎是见面礼。话说有次在越南,太热了,躲到人家的凉亭下休息,结果被邀到家中吃午饭。一进门,喝过盛情递上的啤酒,示意想要水解渴,却传来一小杯烈酒,结果饭后醉倒,睡了两小时才再出发。「半睡半醒,见到婶婶们替我拿枕头盖被。」温暖在心头!

屯门→挪威
醉了,Yanki也记不起为何会拍了此帧照。
巧遇好客前市长@越南

第一站越南芒街认识了亲朋戚友遍布全越南的前市长,因此在越南第2站便住进了他开餐馆的亲戚家,这家人告诉她,原来每日卖5至10杯饮品已够生活,物质需求不多,Yanki还发现越南人每家都有巨型饭桶,开餐时人人都吃超多饭。

屯门→挪威
他就是前市长!

屯门→挪威无人驾驶20线公路@缅甸

缅甸新首都奈比都,是着名的空城,一般游客去都会呻笨,全因政府当年几日内从仰光迁都至此,空无一人的20线道高速公路感觉奇异,引得 Yanki 大影特影了2小时。

屯门→挪威
缅甸于2006年军人节正式宣布新都名为奈比都(Nay Pyi Daw),出名乜都无!
「单车旅行 不踩足全程,就不算是单车旅行吗?」

看似不拘小节Yanki,时常声称唔想再用脑,说到旅行态度,其实想得比谁都深。见她在面书更新旅途,久不久就会有篇反思潮文,比如去年暑假,原定行程是经缅甸往云南,可惜当时政府改例,无法出境。考虑过各种陆路方案,为免于寒冬才抵达难度甚高的新藏线与中亚冻死异乡,她决定乘飞机往昆明。

屯门→挪威
在缅甸蒲甘上万座寺庙群,骑车远离游客区,独自欣赏 最美日出,即使路上全日有40度太阳直晒,仍是值得的。
「没有踩足全程也算是单车旅行吗?」

自省的问题来了,正好提醒她,单车于她而言,向来只是一种工具,能把她带到平常不会走到的地方,她最在乎的,始终是体验与当地人的交流,而不是里数,「亚洲人总觉得单车游很神圣,但眼见外国长途单车友随心得多,要走要停、要行要飞,想点就点,若只为别人目光,无故设下诸多限制,实在无谓。」或许正是这样,她在东南亚到过不少稀奇古怪的地方,留下很多难得的照片及回忆。

屯门→挪威
缅甸日常,目击庖丁解牛的血淋淋 实况,先剥皮再切肢拆肉,更被邀 请一起参与堆牛。
踏进西藏金秋

脱离东南亚独游,好不容易来到云南,进入人烟稀少的高海拔路段,温差大,加上无尽上上落落的烂路,难度大增!Yanki开始遇到同路的单车友杀入西藏,「总有人会踩得很快,一定要自设时限抵达目的地,不愿享受旅途,通常我会自然离队,一路下来,总算能找到一班啱feel的队员。」

屯门→挪威
踩到西藏时正值入秋,金 黄秋枫正盛,Yanki 禁不住 快踩,以免错过眼前美景。

她觉得自己从来不是单车达人,踩单车这活动,自己不算很热衷,也不想挑战人体极限,反而会从旅程中找有趣的事情,来平衡一下踩单车的艰辛。正值秋天,愈接近拉萨才见到金黄秋枫正盛,美景处处,让艰苦旅途有得透透气。

屯门→挪威
队友协力下Yanki 涧水绕道,突破公安成功勇闯禁入的着名大圣湖--闻说可看到前世今生的「拉姆拉措湖」。
霞姨召唤 在拉萨做老临

拉萨是拍剧热点,贪玩的 Yanki 试过报名做临记。不甘做闷蛋花瓶女角,于是扎胸扮男生,改名自称「陈为基」去代父从军,成功做到蒙古小兵,戴晒头盔好威威。

屯门→挪威
「叫我陈为基!」
屯门→挪威
艳遇方面,Yanki在西藏跟人去浸天然温泉,却遇上两个不怀好意的男子,借意性骚扰,幸好Yanki 醒目脱险。
通麦走了 西藏生死课

踩了多天的公路单车,风尘僕僕,Yanki和队友决定放下车子,登山寻找净土。经民宿老闆介绍,他们一行四人由市镇出发,来到属于西藏人的原始森林。3小时的山路又下着雨,路线终点是一条瀑布,没有预计下走进了树葬现场。树葬是西藏人用来埋葬小孩的方式,会把遗体放在木箱或胶筒,挂在树上,配上经幡,祈愿孩子轮迴后,能像大树一样茁壮成长。

屯门→挪威
孩子的遗体被藏身于吊在树 上的小盒子里,此为树葬。
屯门→挪威
西藏有着名的天 葬,普遍的土葬,还 有神秘的树葬。

旅程中,Yanki踩到通麦隧道旁,遇上了一对狗兄弟,深知方圆至少10公里才有水有食物,其中一只正发着抖,没法见死不救的Yanki便将小狗们带上,分别取名「通麦」与「Tunnel」。到处寻认养不果,5天后较孱弱的通麦,还是在她温暖的怀中,走了。Yanki与队友在空出的下午,徵询藏民意见,找到一块风水地,把通麦土葬,好好说再见。

生命的无常,大概要真正降临,才会有种觉悟。

屯门→挪威
小狗初发现,Yanki 清空相 机袋作暂时狗屋。
屯门→挪威
队友们山寨藏人用鹅卵石 堆砌通麦之墓,Yanki 还特 意写繁体字纪念小狗。
人在旅途湿滞时

正值冬天,日夜温差超大,清晨低至-20℃,睫毛也会结冰。中午5至10℃,却有最攞命的逆风。如此严峻,边防证却只有一个月时限,就要由拉萨踩到达阿里地区,再到新疆。面对困境,身体最诚实,先来重感冒与发高烧。当时Yanki行两步路都晕,呼吸不了,足足两星期后才复原,结果要折返拉萨重办签证。

屯门→挪威屯门→挪威

在高海拔地方,身体最诚实,不能与大自然作对。
冻伤脚趾 被逼回港休养

重新上路,还要面对天鸽威力般逆风。逆风一到,站着也睁不开眼,向前走也很难,当时她要下车站稳,才不会连人带车被风吹倒。逆风每次会维持1、2分钟,期间停30秒,她便把握机会向前踩。冬天行李特别重,又要赶着抵达目的地,心理压力也很大,即使多心急要前行,却只能每日30-40公里,比起平日每天踩80-100公里,慢了一倍。天气剧冻又乾燥下,鞋子前方穿了洞入风,加上太多袜令血液不循环,就在海拔4,900米,二十二道班的检查站,脱鞋看,脚指冻伤了。

挣扎良久,只知愈向前踩,人口愈疏落。「死了也没人知,有必要吗?」决定返港养伤一刻,身心也获得莫名的解脱。

屯门→挪威
逆风威力,有相为证。
屯门→挪威
跟当地人去了看医生,吊了2天盐水,但还是很迷糊。
屯门→挪威
坏掉的脚趾愈来愈严重,令 Yanki 不得不暂停旅程,回港休养。
X!人生不一定要出走!

「每人性格与追求也不一样,你喜欢储钱供楼,我储钱是为了单车旅行,各有取捨,实现不到的东西才叫梦想吧。」这趟单车之旅是人生目标之一而已。心口有个勇字,跳出comfort zone外,亦要有勇气面对沿途一切挫败。心郁想出走?强调自己「唔离地」的Yanki建议,要想清楚这种生活方式是否适合自己,「绝不鼓吹喜欢便去做,喜欢不一定代表合适自己,盲目地追梦,太搞笑吧?要是真的决定要去,也有可能失败,如何面对回来后的现实生活,也是要深思的问题。」

带着一堆人生反思,Yanki小休过后,刚于九月中又再重整旗鼓上路,寻找属于自己的答案。今趟就让新藏线留白,于新疆出发。为了看看地中海,到了土耳其后,会乘船去希腊。至于欧洲路线怎样走?「还没计划啊,到时在专页投票啦。」

旅程尚未成功,港女仍须努力呀喂。

屯门→挪威

后记:竹单车捉虫实录

以竹单车游世界,全因香港未有人试过,自己手造亦更有意义,作为先锋,Yanki说正是凭着疯狂撞板,关于竹车和长途单车,都急速学到嘢。起初参加了北京的竹单车工作坊,选材、锯竹、涂胶水及上油等粗活,全部亲手造。竹单车本身碰水后,要吹乾保养,因此深圳首站遇大雨,就滞留了6天;不久又发现中轴竹片掉落,要急call朋友遥距教路,上淘宝订配件修补。

屯门→挪威
造竹单车的第一步就是拣靓竹!

谁料踩到泰国,还是要停:「北京车款设计,放不下较粗的旅行軚,负荷不到40kg行李。」幸好得知新加坡有更合适的车款,Yanki花了1秒决定从泰国飞到狮城製车,旅程才得以继续。

屯门→挪威

北京Bamboo Bike Beijing

费用:RMB2,500/HK$3,030,竹车架,2天完成,配件另需RMB1,000/HK$1,212

网址

新加坡 BambooBee

费用:SGD 400 / HK$2,898,竹车架连配件,3天完成

网址

下一页:80后 阿翔 单车长征追梦! 香港踩到南非: 旅行就是我的幸福

屯门→挪威